当前位置:专题专栏 > 滁州人的故事 > 本期人物:无须扬鞭自奋蹄一一张启胜和他的文化艺术情缘

人物简介:

张启胜,1948年12月生,安徽省滁州市人,1982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蚌埠教育学院副院长、蚌埠职工大学副校长(副教授)、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和艺术鉴赏学的教学;受聘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现为安徽省美协会员、作协会员。高校任教期间曾在《大学学报》、《诗歌报》等有关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及其他文章数十篇,主要论文有《唐代绝句疏论》、《读(苏武传)——兼谈汉书记传艺术》、《中国古代艺术鉴赏史掠影》等。在滁工作及退休后主要从事艺术鉴赏学和滁州地方文化研究,出版《艺

本期内容

       张启胜,1948年12月生,安徽省滁州市人,1982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蚌埠教育学院副院长、蚌埠职工大学副校长(副教授)、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和艺术鉴赏学的教学;受聘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特约研究员,现为安徽省美协会员、作协会员。高校任教期间曾在《大学学报》、《诗歌报》等有关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及其他文章数十篇,主要论文有《唐代绝句疏论》、《读(苏武传)——兼谈汉书记传艺术》、《中国古代艺术鉴赏史掠影》等。在滁工作及退休后主要从事艺术鉴赏学和滁州地方文化研究,出版《艺术鉴赏学》学术专著并发表了一些艺术鉴赏评论文章。


无  须  扬  鞭  自  奋 

一一张启胜和他的文化艺术情缘

图/文 郭 建


       一场夏雨,把南湖装扮的分外秀美,沿着伴着禅鸣声声的林阴小道,我应约来到了座落在湖畔北侧的启胜先生家,他客气地把我让进书房,书房很整洁明亮,文人气息甚浓,除了书厨内整齐摆放着的各类书藉外,墙壁的空隙间也挂着自己的书画作品,一杯上好的"西涧春雪",品茗、聊天的形式,开始了我的采访。


       认识启胜先生,缘于几年前在滁州花博园举办的安徽省艺术鉴赏学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换届大会,作为与会的媒体人,我认识了名誉会长启胜先生,他待人温润尔雅,谦逊有度,虽是短暂的交往,先生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但诗词书画造诣颇深,重要的是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写下了上百万字的各类文化作品,作为曾经的大学教授、政府官员,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用自己实际行动,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品德,一个以追求文化艺术鉴赏为一生的文化使者,一个默默耕耘在地域文化的先行者。


       今年72岁的启胜先生,出身书香门第,1978年,已在珠龙中学教书7年的他,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是当时滁州鲜有的带薪读大学的学生,正是四年的大学学习,更激发了他努力向上的信心,他勤奋好学、才思敏捷。毕业后,被分配到蚌埠教育学院任教,在任教伊始,他发现,大学里没有《艺术鉴赏学》的课程,在国内的高校中,这是一项空白,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暗下决心,不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不论有多少知识的弥补,不论经过多少年,一定要完成《艺术鉴赏学》这本书的创作,也给国内高校填补这块空缺。自此之后,他广泛涉猎古玩玉器、书画等各类艺术鉴赏中的名家评论等诸多独家见解,写下了近80万字的读书笔记,从1987年开始到2004年,历时17年(其中5年时间,因在市人大工作,实在无法脱身),终于完成了29万字的学术专著《艺术鉴赏学》一书,填补了我国艺术鉴赏学这一学科的空白,该书已于2006年1月,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大学朱良志教授给予极高评价,并欣然在序中写到″艺术鉴赏学是艺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国内外学界,都有一些研究成果,这部著作的出版无疑会推动这个新兴领域的研究,并为我国的艺术教育事业提供新的理论滋养,在有关高校艺术教学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艺术鉴赏学作为一门‘学’,当具有一定的学科定位,作者细致分析了艺术鉴赏学与美学、艺术学、文艺心理学、文艺理论之间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的特点。认为艺术鉴赏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它以具体的艺术鉴赏活动为基础,又是对鉴赏活动的理论提升,它是一门研究艺术鉴赏活动规律的科学,是作者敏锐的艺术感知能力和精邃的艺术理论根底的迸发而致“。《艺术鉴赏学》一书出版发行之后,省内外多家高校为此开设了专门的课程,且反响很大获得了较高的好评。更值得一提的是,为进一步提高艺术理论素养,增强艺术实践能力,他还在退休后的第一年,自费去中国美院学习了专业知识,以丰富自己在创作过程中的理论知识。自此之后,他的文化创作一发而不可收拾,诸如:出版发行一套四本中华文化少儿经典读本《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他对经典读本进行注音、释义、翻译,并加入了129个历史人物故事及插图,共10万字(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2009年至2010年,参加滁州市二轮修志,受滁州地方志办公室委托,编写撰稿《皖东人物》历时2年完成该书共90万字的初稿,后经该书编委会精简修改(成书后60万字),于2011年8月,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2019年至2020年,与张锐合作完成了《滁州历代名亭诗文集注》共计20多万字。目前正在出版之中。


       多年来,启胜先生以勤勤恳恳,扎扎实实的文风,在国内著名文艺期刊,发表文艺评论文章多篇,其中最具有影响力的是对著名画家美籍华人李山先生的书画评论《冰摧霜折傲骨在漫天风雪写梅花》,《突破传统框范的创新和实践》一一解析李山书法艺术的审美特征,《写书画合璧之趣 绘世间冷暖之情》一一李山、林散之一组书画合璧作品赏谈,《美在深沉》一一论李山绘画艺术的内在美,《旨高趣远 诗意境界的追求》一一品味严幼俊山水画的艺术之美等具有较高水平的评论文章,分别在《华人时刊》,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人民艺术家》等高端杂志上刊登,其撰写的各类文史论文、诗歌和艺术评论及对古典著作的鉴赏论述,先后在国内多家媒体,大学学报等学术性刊物上发表,写下了上百万字的文化艺术作品及文章,赢得了广泛好评。


       改革开放以来,滁州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亭城文化为先导的城市名片,正在影响每一个滁州人,如何打好亭城这张牌?自唐朝以来,所建名亭有多少处?留下了多少与亭相关的诗文,亭子背后的人物故事有多少可以验证?在谈到近期准备出版发行的《滁州历代名亭诗文集注》时,先生兴奋之余却又神情严肃地反问我,我真的是无法回答这个既新颖而又深奥的话题,所以,"既然亭城的名片响誉大江南北,将为更多的国内外遊客知晓,就得用丰厚的历史史实去考证、去探讨、去细化,把亭城的故事写成有依据的史话,留给后人"。他说这段话时,我看到了先生眼睛里充满着坚毅的目光。


       是的,一位曾经的大学教授、集诗词歌赋书画艺术一身的艺术家,用自已毕生的精力、智慧、才华而笔耕不缀,写下了上百万字的文化艺术作品,其精神可嘉、其毅志可嘉、其恒心更为上乘。


       就要结束此次采访,先生送给我他亲手签名的作品《艺术鉴赏学》,走在南湖的林阴小道上,忽然想起著名诗人藏克家写过的一首诗“块块荒田水和泥,深耕细作走东西。老牛亦解韶光贵,不等扬鞭自奋蹄"。


       仔细品来,先生不正是用笔和文字,在文化这块土地上勤勤恳恳精耕细作的老黄牛吗?


       这不正是先生忘我精神的真实写照吗?